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99章、五方剑诀

  林天罪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据我所知,邪尸,肉帝,红新娘……他们的傀儡已经炼出来了。”

  “不过,张瞎子不参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人王遗迹放弃了,金蟾大将又死了,我的傀儡又没炼出来,少说也差了三具傀儡。”

  “想打开人王遗迹,现在是有点难。”

  林天罪无奈苦笑。

  之前王尊杀了他弟子,五位弟子又过来找事,他并不想搭理的原因就是这个。

  人家的傀儡都炼出来,他没有。

  不得不说,很是丢人。

  到时候人王遗迹打开了,他自然是分不了多少好处。

  要不是碎片被抢了,他也不会过来。

  “枉你们是洪州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脑子也太迟钝了,一条筋,不会转弯。”

  王尊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破口大骂。

  “难道……王公子有什么办法吗?”

  林天罪眼前一亮,愕然万分。

  王尊沉默了一下,很是认真的说:“没有!”

  一行人:“……”

  日了狗!

  真他娘的会装。

  自己没有办法还骂别人废物?

  “先过去吧,打开人王遗迹,也不一定要傀儡!”

  王尊耸了耸肩。

  对他来说,这还真的不是事。

  他一个人足以。

  他不行,不是还有周在天吗?

  周在天不行,不是还有影子吗?

  影子不行,不是还有黑剑吗?

  黑剑虽然破破烂烂,但王尊绝对相信,一剑足以打开什么人王遗迹了。

  再说了,他还有三根香,清风道人说了,三根点燃,能召来意想不到的帮手。

  林天罪也是没办法,只能答应下来。

  先不说别的,王尊现在与他同一阵线上,其的实力,他领教过了,绝对比他们九人都强。

  有他在,自己不用怕抢不到好东西。

  难以想象,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年纪,简直是惊为天人。

  老阿婆呼出一口气,她有点慌。

  这个宗门,一个门童都这么可怕,太吓人了。

  王尊去药山找萧九歌拿了一些恢复疗伤的瓜果,然后直接出发了。

  林天罪倒是一位强者,一剑斩出,斩破虚无,生生斩出一条传送通道。

  事实也是如此,他确实是一位强者,只是在没有遇上王尊之前。

  现在,他的自信心大受打击。

  在王尊的面前,他是一点强者该有的东西都没有。

  被碾压得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有王尊的帮忙,他应该能从人王遗迹之中得到不少好处。

  毕竟。

  王尊能碾压他,也能碾压洪州的另外八人。

  “王公子,你真的是大河仙门的一个门童吗?”

  通送传道之中,老阿婆不敢相信的问。

  真有这么厉害的门童?

  林天罪无言以对,你丫过来没有查清楚形势的吗?

  什么门童?

  他是青州第一人!

  你丫被打死一点也不可怜。

  林天罪是知道王尊的身份,只是碎片被抢,让他被怒火蒙了眼。

  他想开口,可看到王尊没有这个意思,又闭上了嘴,没必要画蛇添足好吗。

  “对,我就是大河仙门的一个门童,大河仙门最弱就是我了。”

  王尊认真的说。

  这是实话!

  至少在他的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林天罪:“……”

  这是要把老阿婆往死里坑啊。

  老阿婆三人不说话,幽幽叹了一口气,心里五味杂陈。

  ……

  林天罪在前面挥剑,犹如在土里一般,一往无前,生生劈开虚无。

  以他的实力,还不足以一剑开劈出从青州到洪州的传送通道。

  只能走一段,劈一段。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经很可怕了。

  在王尊眼中,却是太麻烦,太弱了。

  “我来吧,坐标给我!”

  王尊无奈,叫停了林天罪。

  一半路没到,林天罪已经停了几次了,气喘如牛。

  这手段看似高大上,牛逼轰轰,实际上可是把林天罪累得半死。

  林天罪有点尴尬,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他确实是累成狗了,连续劈开虚无,消耗可是很大的。

  林天罪给王尊报了一个坐标。

  “王公子……这可不是易事,得三思!”

  老阿婆劝说。

  她可不想王尊出什么意外,还指望王尊把天符带回去灵州呢。

  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就得不偿失了。

  打通传送通道,可不是小孩玩泥沙,一个不慎,可能会人死道消。

  王尊笑而不语,给老阿婆一个眼神,让她自行领会。

  铮!

  身上一颤,脊椎之中,黑剑射了出来,犹如一道黑光,剑气如雨,无处不在。

  “这是……”

  林天罪张口结舌,难以置信,下巴都掉下来了。

  他认出来了。

  日了狗!

  一块碎片就已经是无价之宝了。

  王尊却有着一把剑。

  他认得出来,他的碎片与这把剑,是一体的。

  如出一辙!

  我的天老爷!

  王尊执剑,酝酿情绪,一剑斩出!

  轰!

  剑光冲击,撕开虚无,冲破黑暗,犹如天神一击。

  一剑斩出!

  一条笔直的虚无通道赫然出现在眼前。

  在通道的尽头!

  正是一道山!

  巍峨耸立,身上插满了密密麻麻的长剑。

  正是林天罪的老巢。

  剑山!

  一片死寂!

  林天罪,老阿婆,青年少女,全都傻眼了。

  噤若寒蝉,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操作?

  是不是太吓人了点?

  一剑破虚!

  尽头便是目的地!

  可怖!

  两位天丹境的强者可谓是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

  太可怖了。

  可怖的难以形容。

  这里离洪州至少还有个几千里,王尊一剑斩出一个直达洪州剑山的通道。

  恐怖如嘶!

  两人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王尊。

  王尊之强,比他们想象当中还要可怕。

  真的只是一个门童吗?

  董清倒是面无表情,对她来说,这已经习惯了。

  世间的人都知道王尊有多强,就他自己不知道。

  要命的是。

  他还说自己很弱。

  “别发呆了,走吧!”

  王尊与董清踏入通道之中,径直往前走。

  剩下的四人,面面相觑,最后是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

  一步而已!

  人已经到了剑山之上。

  一步几千里!

  四人更慌了。

  喉咙之中似乎灌了铁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王公子,接下来,我们去人王遗迹吗?”

  林天罪是下定了决定,洪州十人的面子不要了,在王尊面前,他得保持弟中弟该有的姿态。

  真的太强了!

  唯命是从,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急,休息一下吧!”

  王尊淡淡的说。

  “呃……”

  林天罪几人是怪异的相看一眼。

  不至于吧?

  你才出了一剑而已。

  王尊瞥了他们一眼,“我是说你们,看你们累得,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一点强者风范也没有!”

  一行人:“……”

  说的没错,他们确实是需要休息一下。

  “这剑……很不错啊!”

  王尊抬头一看。

  剑山之上,悬有一把巨剑!

  巨剑如山,直指下方!

  一看就不是什么凡物!

  “哦……”

  “此剑是我师尊留下来的,名为日耀神剑!”

  “此剑重达百万斤,剑势如浪,可开天,可裂地,这只是它的战斗形态!”

  林天罪不吝啬,给一行人介绍。

  “为什么不用?”

  老阿婆好奇,她看出来了,此剑很久没动过了。

  “这个……”

  “我用不了!”

  林天罪很尴尬,无奈苦笑。

  “用不了?”

  “是的!”

  “师尊仙逝之后,此剑便再也没有动过了,日耀神剑是把好剑,无需质疑,只是,它不认可我!”

  林天罪耸肩。

  “究根问底,还是你太弱了!”

  王尊撇嘴。

  一切做不到的事情,追根溯源,都是实力太弱。

  这个解释一点毛病也不会有。

  “这个……”

  “师父留有一本剑谱,名曰《五方剑诀》。”

  “我收了这几个徒弟,我倒是想他们能悟到此法,没想到,他们连入门都做不到,所以说,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咎由自取!”

  林天罪苦笑。

  “若是能把《五方剑诀》的真正剑意悟到,得到日耀神剑的认可,只是水到渠成!”

  “说这么多,你没有修炼成《五方剑诀》咯,说那么多干什么呢?”

  王尊是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捅破这层窗户纸,让林天罪尴尬得无地自容。

  “这样吧!”

  “我给你看一下吧,也许我能指点你一二吧!”

  王尊很是大方的说。

  “这……”

  林天罪犹豫了。

  “不想就算,好像我要你的一样,什么东西!”

  王尊也有脾气,也不管他。

  “别别别,王公子,我可不是这样小气的人,我只是在找而已,你看,我这不是找出来了吗?”

  林天罪脸上堆着笑容,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五方剑诀》拿出来。

  十分勉强。

  都溢出脸面了。

  一把小剑。

  用剑气凝聚而成,里面就是五方剑诀的信息了。

  “给你,让他好好看看,什么是剑道天才!”

  随手一扔,给了董清。

  呃……

  林天罪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只是苦笑,很是尴尬。

  董清抛了抛手中的剑气小剑,双眼不由的一亮。

  对于剑道的一切,对她来说,有着致命的诱惑。

  可以一辈子不碰男人,但绝不能一天不碰剑。

  没有多余的话语,董清将其一捏而碎。

  一股无穷无尽的信息犹如惊涛骇浪,疯狂的涌入她的脑海之中。

  伴之而来的,还有震天动地的剑鸣声。

  良久之后。

  董清摇摇晃晃,猛地睁开眼睛,剑光闪过,剑意冲天。

  林天罪是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他很清晰的感觉得到,董清的身上,充满了极致的剑意。

  成功了?

  一行人都是大吃一惊。

  这就是剑道天才?

  呼!

  轻呼一口气。

  董清双眼冒光。

  “我……做不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