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71章、前往

  “别耽搁时间了,你上吧,攻击,防守,都给你!”

  猴子大言不惭,不咸不淡,人模狗样的背着一爪,天下无双之势。

  被一只猴子给小看了!

  几人气得七窍生烟,身体微微颤抖。

  “好!”

  “我先攻击!”

  青年脚下一旋,地面泛起裂痕,犹如一头公牛射出来。

  拳头如同一座大山,在眼前迅速变大。

  下一瞬!

  猴子立起一掌,挡在身前!

  砰!

  青年的拳头砸在掌心之上,拳风呼啸,如浪扑动!

  猴子纹丝不动!

  金黄的毛发飞动,猴尾猎响。

  什么!

  一行人大吃一惊,连连惊呼。

  青年身形一动,迅速退了出去,拳头生痛,整条手都麻了。

  “那……到我进攻了!”

  猴子金眸眨动,一口吃完剩下的香蕉。

  “牛师兄的地皮功防御力很强,一只猴子而已,肯定破不了牛师兄的防御!”

  有人信心十足!

  青年身形一颤,皮肤仿佛石化,看上去就是坚不可摧,犹如一块石头立在原地。

  “来!”

  青年大吼一声,信心百倍。

  猴子一个闪身,已到青年面前,伸出一爪,弹指一弹。

  砰!

  就是一个弹指!

  青年倒飞出去,七窍飞血!

  身上的石化肌肤支离破碎,掉了一地,趴在地上,捡不起来。

  猴子最近的提升很大,修为已经到了筑丹五重天。

  一个炼气境的对手而已。

  只是弹指之事!

  猴子背负双手,风轻云淡,深不可测之势!

  一行人瞠目结舌,如鲠在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们想说什么吗?”

  猴子睥睨一行人,不紧不慢的开口。

  一行人全身一个哆嗦,吓得不轻。

  哪个杀千刀说大河仙门的弟子都是废物?

  哪个说的?

  一只猴子一指便把他们的十大天才之一给放倒了。

  要是人出手的话,那他们不得灰飞烟灭?

  想想都可怕!

  “还有什么问题吗?”

  “可以出发了吗?”

  猴子不咸不淡的说,爬上王尊的肩头,拿出香蕉扒着吃。

  李丰一行人无言以对,面如死灰,拿出一片竹叶。

  爬地叶!

  一种代步法器,速度极快!

  它会顺着地面而行,犹如一匹布,无骨柔软,它的名字也是由此而来。

  一行人踏上爬地叶,仿佛踩在了一团棉花上。

  爬地叶像极了一条蛇,顺着高低起伏的地面穿行,离地仅一指之距。

  一行人离开大河仙门,往银月宗方向而去。

  “前辈,我想问一下,你们周边的江河城,城主是不是叫黄发?”

  江向天眯了眯眼。

  他不敢确定!

  当时似乎听说过,他所在的江河城外,确实有一个宗门。

  也叫银月!

  “是!”

  李丰点头。

  嘶!

  江向天深吸一口气,果不其然。

  “四师兄,有心事?”

  王尊看出了端倪。

  “我就是来自江河城!”

  江向天双眼微凝。

  “正好,我们顺便过去江河城,四师兄也能回家看看!”

  王尊心头一喜。

  “我不太想回去!”

  江向天叹了一口气,幽幽道:“我们江家,曾是江河城最出名的铁匠世家,传承已久,打造出来的铁器耐用锋利,江河城的铁器生意几乎让我们给垄断。”

  “这全因,我们江家,有一门代代相传的打铁之术,我现在才明白,这门打铁术,原来是一门炼器之术!”

  “当时,好多人上门求术,我爷爷都给拒绝了,也许是锋芒太露,又可能是那些求术不成的人心生恶意。”

  “一天夜里,一群蒙面人进入江河城,直奔我们江家而来,把我们江家所有人赶尽杀绝,爷爷被逼得交出打铁之术!”

  “爷爷伤势太重,没能坚持到第二天早上,当夜便走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也就离开了江河城,至今五年有余,江家也从那夜开始,彻底消失了吧!”

  江向天眼含热泪,愤怒,仇恨,后悔……

  “四师兄,趁这个机会,我们必须回去,找出仇人,斩之!”

  王尊咬牙!

  他生平都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无恶不作的人。

  “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不知道是谁动的手!”

  江向天也想报仇,可是,他不知道仇人是谁。

  “不对啊,江家现在在江河城可是发展得好好的啊,如日中天,城主黄发也要给他们面子!”

  “甚至于,江家与打铁宗的关系也很好!”

  “听说江家二爷不久之后的九十寿宴也请了打铁宗的人!”

  李丰疑惑不解。

  难道说,他认识的江家与江向天认识的不是同一个吗?

  “二爷?是江铁二爷?”

  江向天愕然,看着一行人点头。

  “不可能啊,当然二爷也受了很重的伤,而且,二爷并不拥有打铁之术,江家在他的带领下,又回来了?”

  二爷,是江向天爷爷的弟弟。

  “谁说的,江铁的炼器之术也是不平凡,与打铁宗之间关系很密切!”

  一个青年说道。

  江向天皱下眉头,“我得回去一趟,感觉事情不对!”

  “不是事情不对,是你二爷有问题,当年江家被人屠杀,怕是与你二爷有关系,我感觉,当年的蒙面人,恐怕就是打铁宗的人!”

  猴子开口,双眸熠熠生辉,仿佛看到了一些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一行人沉默了。

  “有妖气!”

  突然!

  猴子叫一声!

  它是妖,对同类的气息很敏感。

  一行人在山林里穿行,前方有黑烟冲天。

  一个小村!

  一行人悄无声息的摸过去。

  “到底是何人所为?”

  “上到八十老人,下到未岁婴儿,全都杀了,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妖魔干的,为什么不食他们精血肉,只是单纯的屠杀?享受这种感觉?”

  李丰怒斥。

  他们检查过了,全村上下,无一人生还,甚至于连牲畜也不放过。

  “是妖!”

  “我嗅到很重的残留妖气!”

  猴子很肯定的说。

  “走吧!”

  “无力回天!”

  王尊摇摇头,他不是好人,但也绝非铁石心肠之人,更不是滥杀无辜的人。

  看到这样的情景,他真想把罪魁祸首揪出来,将其碎尸万段。

  清风道人让他们调查这件事情,也不是空穴来风。

  若不尽快把凶手找出来,屠杀将会继续,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被杀!

  一行人把村民的尸体埋好,转身离开。

  ……

  经过一天一夜的赶路,一行人终是快接近银月宗。

  “先回去看看?”

  江河城就在不远处已经看得其庞大的轮廓。

  江向天却是摇了摇头:“先去银月宗吧!”

  一行人继续马不停蹄的赶路。

  “前方五十里外,便是我们银月宗了。”

  眼看快到,一行人找了一个不出名的小城池,先休息一番再赶路。

  听说,这里是那位牛姓青年的故乡!

  “能详细说一下你们宗门之下的灵脉情况吗?”

  江向天寻问。

  “我们宗门之下的灵脉很大,很长,能用上千年也不为过!”

  “只是,每隔十年,灵脉便会堵塞一次,必须要用灵脉针才能将它再次打通!”

  “宗门里有记载,说是灵脉每隔十年就会自我保护一次,灵脉沉睡。”

  “我不久之前下去看过一次,灵脉完全处于封闭状态,必须要用上灵脉针,在它的身上扎出一个洞来!”

  “换一个说法,灵脉就比如一头睡着的猪,用针把它给扎醒。”

  李丰没有保留,全说了出来。

  “还有呢?”

  王尊追问。

  一条灵脉,不可能无端端的堵塞,而且每次堵塞的时间都那么精准。

  “我上次下去看的时候,好像看到灵脉之中有什么东西!”

  李丰把最后的隐瞒说了出来。

  三人了解,无声的点点头,若有所思。

  也是这个时候。

  一行人的身后,来了一群人,浩浩荡荡,一个个都骑着高头大马,好不威风!

  “滚开,好狗不挡道,伤着了,可别怪我们!”

  马上,有人大声喝道。

  本来,王尊是想让开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奈何,这人的话,让他很不开心。

  “如果不让呢?”

  王尊抱起双臂,望向高头大马上的人。

  “不让?”

  “那来的勇气?”

  此人怒斥!

  “我们家少城主正好打猎回来,猎杀了不少猛兽,正意犹未尽呢,你也想成为他箭下的猎物吗?”

  此人瞪眼,马鞭甩动,劲风呼呼!

  “哦?”

  “我看你们倒是挺像猎物!”

  “绕开!”

  王尊纹丝不动。

  “王公子,算了吧,没必要为了这些小事大动干戈!”

  李丰想要息事宁人。

  “小事?”

  “李前辈,不好意思,这事大了,今天不流点血,我不罢休!”

  王尊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找死!”

  “给你留点教训!”

  啪!

  马鞭甩动,劈头盖脸的抽来。

  高头大马身上的人冷笑连连。

  此人的鞭术很可怕,不久前,他才一鞭把一头凶虎给抽成两半。

  王尊这小身体,不成两半,也得皮开肉绽。

  然!

  王尊面不改色,任由马鞭抽在自己的脸上!

  啪!

  很响亮的一鞭!

  却没能在王尊的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嗯?

  结果出乎意料!

  抽鞭之人也是大吃一惊,他的鞭力之可怕,连自己都为之心怯!

  王尊还是第一个让他的鞭力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人。

  “我不相信!”

  鞭被抽回,又甩了出来。

  又抽在了王尊的脸上。

  依旧是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当他心惊胆颤的想要抽回马鞭时,王尊快他一步,抓住了马鞭,狠狠一拉!

  哪人掉落下马。

  刚要爬起来!

  王尊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眼中闪过腥光!

  毫不犹豫,一脚踢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