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248章、金蟾城

  房子与唐小倩描述的一样。

  没有动过,还是之前的样子。

  从别人的口中得知,金蟾大将因为思念亡妻与儿女,不愿重建这里。

  可谓是有情有义,让人动容。

  实际上,他也是用这个方法打造自己在外人心里的形象。

  这里很多人,绝大多数都是慕名而来。

  惊叹声不止,无不是惊于金蟾大将的重情重义。

  这里重兵把守,无人能够靠近。

  这里,被示为金蟾城的重地,没有城主的命令,不可进入其中。

  只可看,不可碰!

  金蟾城从一个小山村变成如今的规模,时间已经过去了上百年了,小山村的人也换了不少。

  如今的城主,正是金蟾大将当代的胞弟,在金蟾大将的帮助之下,他也成为了一位修神之人。

  这里,正是他照看的地方。

  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只是驻足观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两人没有动,龙马又不知道去什么地方了。

  两人没动,只是在等唐小倩发话。

  王尊倒是觉得,直接把这里砸了算了,免得看得碍眼睛。

  但是,在师姐的面前,他可不敢乱说话。

  他始终保持着一个师弟该做的事情,服从命令,要动手的时候,第一个冲上去。

  “进去!”

  唐小倩的声音入耳,王尊立马行动。

  今天,他就要把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真面目撕碎。

  “干什么!”

  “重地之区,不可闯,明白吗?”

  一个彪形大汉挡在了面前。

  他们守在这里,拥有先斩后奏之威,凡是敢乱闯此地之人,无论是谁,揍一顿再说。

  王尊看了他一眼,“滚开!”

  哟!

  彪形大汉笑了,他等今天很久了。

  每天守在这里无所事事,属实是很无聊,多希望有人闹事,让自己活动一下筋骨。

  今天,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什么也不说。

  彪形大汉五指成爪,擒向王尊。

  王尊猛地一抬头,双眼一瞪,无形的压迫力骤起。

  砰!

  彪形大汉飞了出去。

  口鼻飞血,不醒人事。

  哇!

  众人惊然,难以置信。

  发生了什么?

  王尊只是瞪了一眼,人就飞出去了?

  太神了吧?

  一旁的大鹏将军都吓了一跳,僵硬的咽口水,不敢说话,头都低了几寸。

  他怕王尊瞄上自己,把火撒在自己的身上,那就无妄之灾了。

  其他的守卫见此,纷纷围了上来,兵器指向三人。

  “让你们城主过来!”

  王尊沉喝一声。

  犹如闷雷炸裂,让人脑子晃动。

  可怕!

  这是什么层次的存在?

  守卫们连连后退,口鼻耳眼都溢出了血来。

  一声退敌!

  让敌受伤!

  不敢想象!

  王尊还没有动用大道雷音呢,不然这些人已经死了。

  守卫们见此情景,连滚带爬,迅速离开。

  围观众人也是一退再退,生怕受到牵连。

  “他们想干什么?不知道这里是金蟾大将的老房子吗?”

  “这可是金蟾大将最忘不了的地方,无论他达到什么高度,这里永远也是他的家,是他娘子儿子的灵魂所在之地。”

  “他们找死,金蟾大将将此地示为圣地,犹如至宝,他们死定了。”

  “城主要来了,还不走。”

  “听说城主的修为可是达到了地丹境,两个后辈,一个妖兽,得死几次才行?”

  ……

  有人担心,也有人幸灾乐祸……

  王尊不管他们。

  唐小倩三鬼从影子里走出来,只有三人见得到。

  三鬼在园子里站了很久,然后,她们走了进去。

  在这里坐坐,在哪里摸摸,脸上的神情说明了心里的凝重与悲伤。

  往事的一幕幕,泛现在她们的脑海之中。

  仿是隔日,又似隔世!

  伤心,喜悦,在心里无尽的交加。

  最后,三鬼来到井边。

  看着黑漆漆的井内,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是她们的葬身之地。

  是生命的尽头!

  王尊三人没有开腔,也不敢,现在这个时候,不适过多的说话。

  良久之后。

  唐小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手,“毁了这里,我不想再看到这些东西,会想起那个负心汉!”

  王尊没有说话,五指成拳,一拳轰出。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老房子灰飞烟灭,犹如一堆尘埃,被风吹散。

  都傻眼了。

  一来,这是什么实力?

  也太强了吧?

  二来,王尊胆子也太肥了吧?

  直接毁了?

  要知道,这可是金蟾大将视如珍宝的东西啊。

  太疯狂了。

  城主陆飞带着人急匆匆的赶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怒火中烧。

  完了!

  自己弟子会杀了他吧?

  该死!

  那来的畜生。

  “给我拿下他们,草,那来的杂种,是谁派你们来的,不可原谅!”

  陆飞牙齿都要咬爆了。

  一众人嗖嗖而来,留下一道道的残影,迅速便是将三人围在了当中。

  杀气如风,扑天盖地,泯灭一切。

  “孔雀剑法!”

  董清手上一扫,尊王剑开屏,璀璨又绚丽,冷冽的剑气充斥每一个角落。

  铮!

  长剑激射而出,漫天剑雨,犹如天女散花。

  噗嗤!

  守子一个接着一个倒下来,被长剑洞穿身体。

  “有点实力,但你们做了灰飞烟灭之事,你们得付出代价!”

  陆飞大口一张,一吸气。

  腮帮子顿时鼓了起来,如同一只蛤蟆。

  “这……难道就是金蟾大将的成名绝技,蛤蟆功吗?”

  “应该是了,没想到,金蟾大将还把它传给了陆城主。”

  呼!

  陆飞猛地一吐!

  吐出气形成狂风,威力之强,简直就是惊涛骇浪,碾灭所能见到的东西。

  建筑物房倒屋塌,人群被吹击得七荤八素。

  漫天飞舞的长剑,自然也逃不过,支离破碎。

  “哼!”

  王尊双眼一凝,一伸手,轻轻一扫。

  狂暴如浪的狂风,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天地一片清明!

  嗯?

  陆飞大吃一惊,心头一沉。

  这也是他的杀招之一。

  让一个青年轻轻一扫手,就破掉了?

  看错了吧?

  陆飞不敢相信。

  这怎么可能呢?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

  陆飞有点沉重,王尊让他产生了不确定性的感觉。

  好似,王尊很强!

  “还不上,装死?”

  王尊一脚踢在大鹏将军的屁股上,怒斥开口。

  大鹏将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

  ?

  陆飞顿了一下,“大鹏将军,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来了?”

  见到其,陆飞的心也落下来了。

  大鹏将军,可以说是金蟾大将的代言人了,他的话,也可以说是金蟾大将的话。

  “当然得来!”

  “我奉金蟾大将之命,前来摧毁这些令他伤心的东西,事已过去,没必要留着了。”

  大鹏将军鸟面威严,心里却是慌得一匹。

  他回去之后,金蟾大将饶不了他吧?

  为了活命,也是没办法了。

  “金蟾大将不是重情重义之人吗?”

  “这房子都留了上百年了,突然又要拆掉?”

  众人疑惑。

  陆飞也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相信。

  金蟾大将与他说过,此地是他制造形象最好的东西,可不能动。

  现在要过来拆?

  事有蹊跷!

  “怎么,连我的话,也不相信吗?”

  大鹏将军鸟面一凝,历声喝斥。

  “不是……只是,这两人又是谁?”

  陆飞还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

  “金蟾大将的弟子!”

  大鹏将军喝斥。

  “来,拿出金蟾剑,给陆城主看一看!”

  董清面无表情,纹丝不动。

  “搞这么多干什么,没必要,我们就是来杀你的。”

  董清倒是直接,“我不是什么金蟾将军的弟子,我们是他的死神!”

  嗯?

  众人看得一头雾水,这是干什么?

  “果然如此,大鹏将军,你叛变金蟾大将,你不得好死!”

  陆飞闪出一边。

  哗然四起。

  大鹏将军叛变了?

  怎么可能呢?

  “杀了他!”

  王尊冰冷开口。

  大鹏将军嘴角抽了抽,没动。

  陆飞是金蟾大将的胞兄,让他杀了陆飞?

  真是日了狗!

  “你不杀他,我杀了你!”

  “你自己选!”

  王尊笑了。

  这种逼人做选择的感觉,真他娘的爽!

  大鹏将军挣扎了,从未有过如此的煎熬。

  一是陆飞可是金蟾大将的胞兄,两人感情很好,自己一飞冲天之后,也不忘自己的大哥,把自己的成名绝技都传给了他。

  二是,如果自己真的不出手的话,他真的会死的,王尊肯定做得到,绝对的做得到。

  怎么办?

  “不杀是吗?”

  是其挣扎了。

  王尊也不犹豫,五指一握。

  轰!

  仅是握拳罢了,犹如惊雷炸裂,握拳成风,冲击得大鹏将军脸上的鸟毛都要掉完了。

  恐怖。

  看到王尊就要对自己出拳,大鹏将军猛地一个激灵,双翅一展,飞向陆飞。

  “走!”

  没得选择。

  哪一个选择都是死,倒不如拼上一把!

  以自己的速度,应该能逃脱吧?

  “走?”

  陆飞大吃一惊。

  走什么?

  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还怕两个小辈不成?

  什么时候,斩天灭地的大鹏将军怂成这个样子了?

  大鹏将军不给陆飞反应的机会,一把抱住他,闪飞逃离。

  “果然是不出所料,真的逃了!”

  “给你机会,你也不会选啊!”

  王尊摇了摇头,不紧不慢,以雷为笔,画出一张符!

  万古山河图!

  猛地一拉!

  天翻地覆,地动山摇。

  整个世界,扭曲了!

  众人张口结舌,满腔震惊!

  本是逃出天边的两人,突然的又回到了众人头顶之上。

  鸟面人脸,全都一脸的震撼与不敢相信。

  大鹏将军双翅又是一展,逃飞出去,用尽全力!

  然而!

  下一刻,他们又回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