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61章、送剑

  回头一看,一群人倒是没什么异样,反倒是老头怔怔的看着他,没有了灵魂一样。

  “死了?”

  “可不关我的事啊!”

  王尊赶紧撇清关系,他可没有碰过一下老头。

  “你就死了!”

  “师父他只是想事情,在想怎么惩罚你的口出恶言!”

  “你完了,师父生气了,肯定饶不了你!”

  一群人气喝,掐死王尊的心都有了。

  师父只是一直给族长面子而已,不与王尊计较。

  现在,王尊一手笨拙的炼器手法,还出言不逊,师父又岂会饶过他?

  也是这个时候。

  老头突然双脚一软,双膝一躬,直接跪了下来,说出让人脑子空白的话。

  “王公子,请收老夫为徒,七十年的炼器生涯,我真的白炼了!”

  “见了王公子炼器,我才知道,自己的炼器之法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老头跪在地上,身体微颤,渴望的看着他。

  王尊愣了。

  一群人疯了。

  他们的师父,居然跪下要拜一个后辈为师。

  这不是天方夜谭吧?

  到底是什么刺激让他做出这个决定。

  呃!

  王尊无言以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只是学了四师兄的一点皮毛而已,就把一个炼器七十年的老头给震住了。

  那么……四师兄的炼器之术,到底是有多恐怖。

  “师父,你干什么?”

  “师父,你老眼昏花了吗?”

  “师父,快起来!”

  “师父,你太丢人了!”

  ……

  一群人惊愕,连忙想把老头抹起来。

  可是,老头的双膝像长在了地上一样,抬也抬不起。

  “师父,他只是你的后辈而已,你这是作甚!”

  “师父,看他劣质的炼器手法就知道他只是一个炼器新人,你干什么了!”

  一群人满脑子嗡鸣。

  “不,我们都错了!”

  “王公子是一位炼器大师,真正的大师,我炼了七十年器,在王公子面前,都不及他的一拳!”

  “王公子,请收我为徒,我什么苦都能吃!”

  老头抱着王尊的大腿,死不松开。

  王尊撇嘴,收你为徒?

  开什么玩笑!

  你都快入棺材的人了,是找个人给你送终吧?

  王尊叹了一口气,“老前辈,大可不必,我只是简单的露了一手而已,不至于,不至于。”

  “你看看,这么多人,你老身份尊贵,这得多丢人?”

  王尊无奈。

  老头这才回过神,周围一双双瞪大的眼睛盯着自己,老头一下子尴尬极了。

  他起身,抖了一下衣服,走向铁台上的剑。

  双眼放光,双手发抖。

  “极品,当真是极品!”

  “这么短的时间,这般单调的材料,竟能炼出这样的好剑。”

  “王公子,请收老夫一拜!”

  老头激动得无以复加,他炼了七十年的剑,看王尊的手法,显然接触炼器不久。

  他居然连一个新人也比不上。

  当然!

  对他来说,这不是打击。

  而是一份造化!

  王尊就是他漆黑的世界出现的一盏明灯,让他昏昏沉沉的炼器大道出现了光明。

  “你干什么,这剑可不能给你。”

  王尊拿起剑,往上一指。

  原本还想反驳的一群人当场便是住口了,一下子全部呆压原地,口干舌燥,哑口无言。

  垃圾!

  真的是垃圾!

  自己师父为族长炼制了十年的乌剑真的很垃圾。

  与王尊手上的剑相比,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一文不值!

  金黄透的剑身,细长秀丽的剑纹,一双剑刃闪着寒光,显蓝色。

  那是两道雷霆!

  以雷为刃!

  是王尊自己加入进去的,将金刚铁剑的威力提升了一个层次。

  很美!

  也很凌厉!

  一看就不是凡物!

  轻轻在上面一弹!

  铮!

  回荡声在耳边,久久无法散去,犹如无尽的涟漪。

  王尊仗剑,猛地一斩!

  铮!

  大殿被一分为二,雷霆夹着剑气,冲破一切,毁灭所有。

  “不错!”

  王尊通红的手执着剑,心满意足的一笑,转身便走。

  破裂的大殿里,一群人看着头顶上的裂缝,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老头反应过来之后,什么也没说,当场把炼制了十年的乌剑扔入火炉之中。

  “师父,这是你十年的努力啊,就这融化它吗?”

  有人惊叫。

  “太差了,我必须铸造出一把精品!”

  老头很是决然,咬牙狠心,一点也不犹豫。

  乌剑完全被融化成铁水,老头立马拿出来,马上铸剑。

  他现在,脑子里还是王尊之前炼剑的情景,心灵通透,妙不可言!

  几十息时间。

  老头打造出了一把铁剑!

  铁剑出炉的瞬间,凌厉的剑气弥漫开来,悄无声息间,地上出现了一道道剑痕。

  冷冽的剑气,令人头皮发麻,心惊胆战。

  仿若,自己的身上被一把剑一次次划过。

  乌剑出炉,非同寻常。

  剑身乌亮,剑刃冰寒,气冲霄汉。

  老头提着剑,节节后退,呼吸急促。

  “这剑……师父比你用十年时间打造的剑……强太多了!”

  “只用了几十息的时间,一气呵成,师父……”

  “师父你是怎样做到的?”

  ……

  一群弟子的惊呼让老头又惊又喜,一时语塞。

  他用了十年打造出来的剑,都比不上现在只用几十息打造出来的剑!

  一时之间,一种落差感冲击心海。

  “我从王公子身上学的!”

  老头一鸣惊人,一个个瞠目结舌。

  ……

  王尊提着金黄透明的长剑,走在小路上。

  “你要把这剑,送给谁?”

  朱红花寻问,跟了一路,事实上,她已经猜到了。

  双眸深处,有着丝丝妒忌之光闪过。

  “董清大宝贝,她的剑不是碎了吗?”

  “铁剑族,剑比命重,她那张克夫脸上没什么表情,我知道,她心里肯定很伤心!”

  王尊耸肩。

  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给其打造一把呗。

  “所以,你一路下来,都在逗她开心?”

  朱红花银牙咬了咬。

  “没有啊,我又不是她老公,这不是我的责任!”

  王尊撇嘴。

  “但你做了人家老公的事!”

  朱红花鄙视。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太善良了,难以掩藏自己的内心,看她那要死老公的样子,就帮帮她呗!”

  “所以,你就想做人家老公!”

  “没有!”

  “你就有!”

  “没有!”

  “你的眼睛出卖了你的心!”

  “别,你不就是也想要吗?你说吧,要什么,我给你!”

  “你!”

  王尊:“……”

  “我是属于天下千千万女人的,你不能独占。”

  朱红花:“……”

  两人来到董清的房前,幽幽清明的筝曲从中传出来。

  两人跃上围墙,往里看去。

  白裙如雪,黑发如瀑,艳丽的小脸上尽是冷傲之意,一双秋眸如水,仿如清泉。

  董清在房前盘坐,纤指弹动,筝曲如云,深入人的心灵,让人陶醉!

  “从她的筝曲里,我听出了孤独,孤单,冷漠,渴望,试图拥有。”

  “我感觉,我不能见死不救了,我必须拯救这个迷茫的小女孩!”

  王尊决然的说!

  “怎样拯救?”

  “让她拥有我,我帮她驱逐孤独,迷茫,不要崇拜我,我就是这么的善良,正义!”

  朱红花红唇抽了抽,“我倒是从她的筝曲之中听出了另一种意思!”

  “?”

  “她想杀了你!”

  王尊:“……”

  王尊落地,走向董清,一脸笑容。

  董清按下纤掌,从地上捡起已断掉的铁剑,一脸冰冷,如刀锋一样的吓人。

  什么也没说,直接一剑砍了出来。

  王尊撇嘴,一剑挡开,“老是这么粗鲁,你未婚夫不把你休了真是傻叉!”

  董清双眸凝了凝,她看到了王尊手上的剑,瞬间被吸引。

  对于铁剑族来说,剑就是命,嗜剑如命。

  如此好剑,她又岂会不动容。

  “这个给你!”

  王尊把剑扔在董清的面前。

  “你的手!”

  董清蹙了一下眉。

  “小问题!”

  王尊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这剑……”

  董清双眼发亮,把剑抽起,大吸一口气。

  好剑!

  “这雷刃……”

  董清红唇微张,惊讶起来。

  “他故意加进去的!”

  朱红花走了进来,若无其事的样子,眼中却闪着妒忌的光芒。

  “他把金刚石融化了,用手把铁水里的金刚铁粒一颗一颗捞起来,看到他的手没有,都快熟了!”

  朱红花撇嘴耸香肩。

  董清双眸一荡,“他为什么这样做?”

  “他说,你们铁剑族没剑可不行,所以就给你打造了一把哦!”

  “怎么?”

  “不要?”

  朱红花的羡慕已经溢出言表了。

  “要!”

  董清面无表情,还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样子。

  不咸不淡!

  心里已是一片惊涛骇浪!

  “不取个名字?”

  “就叫它尊王剑吧!”

  董清摇头,嘴角却是微微上扬。

  不知道多久,她的脸上终于是再次出现笑容。

  “尊王枪……尊王剑……”

  朱红花摇了摇头,犹如一朵红艳的玫瑰,飘然离开。

  落寞,有点掩盖不住。

  董清心里五味杂陈,但嘴角的微笑,却是甜。

  王尊不知道,铁剑族有一个风俗。

  若是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便送女人一把自己打造的剑。

  若是女人接受了!

  便意味着,女人也喜欢男人。

  两人将会成婚!

  董清接下了尊王剑。

  她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是尊王剑太好了!

  也可能,是她也对王尊动心了。

  ……

  王尊离开了院子,来到刘正义的房子。

  “大师兄!”

  一进门,王尊就大叫一声。

  嗯?

  “大师兄,你干什么?”

  王尊好奇。

  刘正义趴在一个窗户外,小心翼翼的往里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