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门里只有我一个渣渣

第348章、剑山

  噗!

  血如泉涌,喷得几丈高!

  头颅重重砸地!

  “啧啧,神刀霸体,好东西,跟我吧,我可以让你发挥出神刀霸体的全部力量,让你成为一代刀神!”

  一个平淡的声音,幽幽传来。

  声未消,人已至!

  一个女人!

  风情万种,青裙如叶,气质出众。

  她幽静立于原地,一对眼眸闪闪发光,紧盯常刀!

  “你留下,其他人都离开吧,今日,我不想杀人!”

  “施舍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走吧!”

  紫裙女人目露幽光,不紧不慢的挥挥手,大发慈悲!

  一众人自然也不是傻子,看得出来女人很是可怖,当然马不停蹄的离开,头也不回。

  “你们两个呢?”

  紫裙女人淡淡的看着两人,没有丝毫的波澜,眼内有的只是冰冷的光芒。

  看死人一样的光芒!

  “你是为了这山而来的吧?”

  王尊咧嘴一笑。

  他是发现了,紫裙女人一到之后,立马便是东张西望,打量这山的一切。

  林天罪说把剑山托负给他,还意味深长的一笑,很显然,这山有点东西。

  “呵呵!”

  “我确实是为了此山而来,这山可是五大神山之一,你说呢?”

  紫裙女人似乎一点也不怕王尊三人知道这当中的秘密,大大方方,从容不迫。

  当然,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人在她的眼中,已是死人一个了。

  因为,两人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就是该死!

  “五大神山?”

  王尊愕然,他是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地方神了?

  “剑山,就是一把剑!”

  “我说得够多了,死吧!”

  紫裙女人伸出一手,一压而来。

  神威滂沱!

  然!

  王尊却是纹丝不动,不受任何的影响,连发丝都没有动一下。

  嗯?

  紫裙女人双眼微凝,这是怎么回事?

  “胆小鬼,给她一个耳光!”

  王尊回头,给常刀说道。

  常刀嘴角抽搐,暴龙已经够强的了,这女人还瞬杀了暴龙,实力之强,不可想像。

  肯定是天丹境的修为了。

  他是不敢做。

  也做不到!

  “不会?”

  “像我这样!”

  王尊一步上前,啪地就是一个耳光。

  嗯?

  很响亮!

  震耳欲聋,女人当场就是口鼻飞血,脸庞红肿!

  “会了吗?”

  王尊淡淡的说。

  女人傻眼了!

  自己怎么被打的?

  常刀懵了,王尊是怎样做到的?

  真的敢抽啊!

  他是想不明白,一个奴才而已,怎么这般强势可怕。

  这真的是一个奴才吗?

  他是想不明白!

  “你……”

  紫裙女人长发飞舞,双眼通红,犹如一头发疯的野兽,怒发冲冠。

  啪!

  “别吵,没看到我在教训小朋友吗?”

  “配合一点!”

  又是一个耳光!

  紫裙女人是彻底懵了,石化在原地,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绝不会是她大意,绝不是王尊幸运。

  她还看到王尊对自己伸掌,可她就是挡不住王尊的手!

  毛骨悚然!

  这他娘的是怎么一回事!

  “上来,抽她!”

  王尊斥道!

  常刀懵逼,糊里糊涂,鬼使神差的居然真的上去了。

  犹如行尸走肉,完全是被王尊震撼到了。

  啪!

  一个耳光抽出!

  神刀霸体的他,在紫裙女人的脸上留下五道刀痕,鲜血淋漓。

  他身上每一寸的地方,都是一把刀,都是刀!

  女人更加懵了,傻眼了,怒发冲冠,面目狰狞。

  自己都成人家的沙包了。

  “这不是就好了吗?”

  “怕什么?”

  “有什么好怕?”

  “是不是很舒服?”

  王尊面带微笑。

  “确实……很舒服!”

  常刀喃喃自语。

  自己抽了一个天丹境强者的耳光!

  这能不舒服吗?

  要是之前,他是想也不敢想,别说天丹境了,就是地丹境五重天以上的人也不敢想。

  做梦一样!

  奴才?

  那家的奴才这么叼?

  “杀了她!”

  王尊话锋一转,说出一句让常刀难以置信的话。

  杀了她?

  常刀浑身一颤,鬼使神差,自己真的扑向紫裙女人。

  砰!

  没有疑问,常刀被紫裙女人一手扇了出去。

  他要不是神刀霸体,已经是粉碎了。

  “哈哈,让你杀你还真的上去杀,你是不是傻逼,你有这个实力吗?”

  “不知好歹,认清不了自己几斤几两吗?”

  王尊笑了,很是开心!

  常刀气得一口血吐出来,五脏六腑都要夺口而出了。

  被玩了!

  自己被玩了!

  他刚要发怒,只听王尊说道:“没有那么大的头,就不要戴那么大的帽,你看我,我就一样,我有这个实力!”

  五指一立!

  一掌按出!

  血色天雷犹如奔腾激越的瀑布,喷射而出,雷声大作,滚滚不停!

  紫裙女人被喷飞,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常刀满腔的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呆若木鸡,张口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好强!

  好可怕!

  这真的只是一个奴才?

  是自己先入为主了吧?

  日了狗!

  自己之前还看不起王尊,没想到,小丑居然是自己。

  他是说不出话来了,张口结舌,满面满脸的都是难以置信以及震惊。

  他现在有点恐惧了,要是王尊找他算账,那他得怎么办?

  “不怕死,有勇气,有天赋是好,但不要目中无人,这样,你会得很惨!”

  “遇人不要怂,但也要量力而行,神刀霸体是无可限量,你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是,比你强的人,比你天赋更高的人,比比皆是,比如说……我,你眼里的奴才!”

  “我比不上师兄师姐们,碾压你,还是轻轻松松的,明白了吗?”

  王尊托了托董清,面带微笑。

  常刀沉默了。

  最后幽幽叹出一口气,眼里的震撼,难以消失。

  “我明白了,强中自有强中手,量力而行,谦虚修行!”

  “天才又如何,在某些人的眼里,比如你,根本就不值一提!”

  常刀面露坚韧与悔意,重重的点头。

  他是被吓住了。

  自己确实是目中无人了!

  奴才?

  这个奴才能把自己给捏死吧?

  苦涩!

  原来一开始王尊就打算如何玩他了。

  王尊很是心满意足,把一位天才训得服服帖帖,很有成就感。

  他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了。

  比如,上一个的龙傲天!

  他就训得很开心。

  想想,还有点怀念龙傲天,也不知道他去那了,为什么不来找自己报仇。

  给自己报仇的人都不积极的人,真是难成大器。

  “走了?”

  “真是废物。”

  王尊翻了翻,没找到紫裙女人,他没有用力,紫裙女人肯定不会灰飞烟灭。

  现在人不见了,那肯定是跑了。

  这女人倒是十分的果断,知道自己不敌,立马就走了。

  也算是为自己的性命负责任了。

  “走了就走了吧,没什么!”

  王尊不以为然,托了托睡着的董清,“跟着来吧。”

  王尊走出剑山,在山脚下眺望剑山,双眉皱了又皱。

  “五大神山?”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

  王尊不解!

  比青州的神山来说,气势上就比不了好吗?

  是高,是大,是直!

  但也算不上神山吧?

  “看出了什么吗?”

  王尊没有回头,寻问常刀!

  常刀摇了摇头,“没有,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愕然,这不就是一座高一点的山吗?

  有什么区别?

  难道说,王尊看出了什么来吗?

  是什么?

  自己为什么看不见?

  天赋!

  果然,是自己悟性太差了,更深一层的含义无法看清!

  天差地别!

  自以为是天才!

  没想到,与王尊一比,屁都不是!

  “我也没看出什么来!”

  常刀:“……”

  那你说个屁呢?

  吓老子一大跳,以为自己瞎了。

  “那个女人说,此为五大神山之一,林天罪又意味深长,什么也不说!”

  “现在看来,这山确实有点东西,我们没有看出来而已!”

  两人又看了一会,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人,就是山,只是,它叫剑山,它也是一把剑!”

  董清醒了,双眼发光,盯着剑山一眨不眨的看。

  眼中,尽是剑意!

  道骨的融合,让她对剑道的感悟更上一层楼,看得更加的高深!

  “这是一把剑?”

  两人愕然。

  不至于吧?

  谁没事打造一把这样的剑!

  闲出屁来了吧?

  “不!”

  “它是一座山!”

  董清沉声说,眼中的剑意都要溢出来了。

  两人:“……”

  那你说说,它是山还是剑。

  还是说它又是山又山剑。

  你倒是说明白啊!

  “我看到了,一把镇压诸天万界的剑,一座斩杀九天银河的山!”

  “好厉害!”

  两人:“……”

  是好厉害,你都疯了!

  话都说反了。

  董清从背上下来,盘坐在地,双眼很亮,犹如两轮明月!

  日耀神剑祭出,剑光万丈,铺天盖地。

  “去!”

  董清并指一甩,日耀神剑化成一道流光,飞向剑山之巅!

  旋即!

  它摇身一颤,轰然爆开,化成无尽剑光落入剑山之中。

  轰隆隆!

  下一秒。

  随着董清双手一托,一抬!

  地动山摇!

  天崩地裂!

  剑山动了。

  庞大的剑山拔地而起,冲天而上。

  铮!

  无穷的剑鸣,暴风一样的剑气,充斥了天与地!

  剑山之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土,此时此刻,迸发出来了磅礴的剑气!

  剑气冲天,斩碎云层,振动虚无。

  两人愕然!

  这他娘的真是一把剑!

  同时,它还是一座山!

  剑山!

  剑与山!

  难怪说它是什么五大神山之一!

  董清升天,人王裙飞舞,长发如瀑,仙气十足,冰冷无情!

  纤手一张,剑山落入手中,徐徐转动,剑势无匹!

  “你是我的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